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說好不談愛(西法)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注意!本篇含有微英法、微親子分
***
說好不談愛
(西法)



他聽到那人喚著他,他看著對方的綠色雙眸,眼裡的情緒不用付諸於口,他明白對方的暗示所以他把對方拉近,偏首吻上那份笑容。
一切動作是那樣的自然,因為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麼做。



亞瑟捧著文件走在長廊上,難得順利的會議剛結束不久,他心情很好的輕哼著歌,在皮鞋輕踏地面發出的聲響中前進,經過一道門前時他聽到隱約的對話,他停下腳步,認出其中一個是法蘭西斯。

接著他就看到小麥膚色的安東尼奧打開門,安東尼奧看到站在門口的亞瑟時愣了一下,輕點了點頭就快速離開,亞瑟透過門縫看到法蘭西斯煩躁的側臉,他敲了門讓法蘭西斯注意到他,在與那雙水藍對上視線後亞瑟走了進去,反手帶上門。

「法蘭西斯?」亞瑟輕喚,法蘭西斯笑了笑向他伸出手,他放下文件輕擁對方。

「還好嗎?」

「沒什麼,朋友偶爾也會吵個小架的。」法蘭西斯一臉不在乎的說,然後亞瑟聞到一股不屬於法蘭西斯的味道,味道稍重的菸味從法蘭西斯嘴裡傳來,與法蘭西斯平時抽的淡菸味道相去甚遠。

「你換煙了?」

「喔,葛格我剛好沒煙了,借的。」

亞瑟覺得那味道有些熟悉但他沒有細想,他向前要吻上法蘭西斯時卻被避開,他有些不滿的看著法蘭西斯,後者用手撫平他眉間的皺折。

「今天不要,這煙味道太重了你不會喜歡的。」法蘭西斯補償般親吻亞瑟的手,「我可不想因為這個吵架。」

「我又不是沒抽過這種煙。」亞瑟挑起眉,而法蘭西斯忍不住笑了起來。

「誰不知道啊,海盜頭子。」法蘭西斯在亞瑟肩上笑道,「只是你現在很少抽了不是。」

「的確,不過這跟我們吵架有什麼關係?」亞瑟不解的問,環著法蘭西斯背的手往下滑到柔韌的腰間。

「就怕你嫌這味道不要葛格我了。」

「才怪,你覺得我們之間就只會有吵架而已嗎?」

「當然不是,小亞瑟,我們通常都直接來,」法蘭西斯在亞瑟耳邊的吐息讓亞瑟感到有些燥熱,「打架這回事我們都不陌生。」

他們都明白所謂的打架可不只是打架,亞瑟看到法蘭西斯似乎沒什麼興致的疲憊表情,便打消了在這兒「直接來」的想法,看來他跟安東尼奧的爭吵還是有影響到他了,要不然他也不會這樣反常。

──朋友偶爾會吵個小架的。

一想到法蘭西斯的話語,亞瑟不禁有所感慨,當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問出口了。

「我們會一直這樣下去嗎,吵了又打,打了又吵。」

亞瑟感到法蘭西斯用充滿興味的視線看著他,讓他有些後悔了。

「這種事沒有人知道的,我親愛的亞瑟。」

法蘭西斯掙出了他的懷抱,丟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語,毫不猶豫的把亞瑟拋在後頭。



他聽到那人喚著他,他看著對方的綠色雙眸,眼裡的情緒不用付諸於口,他明白對方的暗示所以他把對方拉近,偏首吻上那份沉默。
一切動作是那樣的自然,他卻知道已經不能回頭。



法蘭西斯把剛泡好的咖啡拿起,即溶製品他一向敬謝不敏,但在這時候他只能別無選擇的拿來解癮,那份癮莫名的讓人煩躁,就像亞瑟沒有紅茶時一樣。

「法蘭。」

法蘭西斯不用回頭也知道後頭的人是誰,他微微勾起唇角然後被扳著肩膀轉過身,他把手上的咖啡放到一旁,而男人帶著熟悉的氣息靠近他,他撈起男人褐色的髮絲然後吻上,直到他們暈眩缺氧。

「咖啡?」

法蘭西斯看到安東尼奧挑起眉,像是想笑但卻沒有真的笑出來,法蘭西斯順手把桌上的咖啡拿起作勢要潑到安東尼奧臉上,安東尼奧笑著奪過放到一旁。

「法蘭今天這麼早就離開做什麼?」安東尼奧靠在一旁打開窗戶,從懷裡掏出菸盒倒出一根煙,但就是找不到打火機,法蘭西斯拉下他的手把菸放到嘴裡,然後從口袋裡拿出打火機點燃,吸了一口後在煙霧裡他們又吻上,但這吻沒有太久,法蘭西斯有些抗拒的退開,安東尼奧也不在意的把打火機拿在手裡把玩。

打火機表面因為長期使用而有些磨損,安東尼奧把打火機拋還給法蘭西斯,「還在用這個?不是說有點壞了?」

「後來想想也還好,沒必要浪費嘛。」法蘭西斯把打火機收起,安東尼奧沒有忽略法蘭西斯臉上一閃即逝的溫柔表情,也不想提醒自己那究竟代表什麼意義。

他不想探究法蘭西斯為什麼還留著它,明明法蘭西斯的東西永遠都走在流行的前端,喜新厭舊一望即知。

「安東,你不抽嗎?」法蘭西斯有些疑惑的看著安東尼奧專注的表情,手上的菸遞出好久卻沒有回應。

「喔,要。」安東尼奧把煙接過,法蘭西斯捏了捏他的鼻頭。

「笨蛋,想什麼這麼專心。」

「只是想到羅馬諾。」安東尼奧在無意間說了這麼一句,但隨即他就因為法蘭西斯眼裡一閃即逝的錯愕感到後悔。

「怎麼了?有進展了嗎?」法蘭西斯帶上期待的笑看著安東尼奧,速度快的讓安東尼奧覺得有些虛假。

不知道是基於什麼心理,安東尼奧想也沒想的又一句拋出:「我吻了羅馬諾……但是被他揍了一拳。」

「哈哈哈哈……你真遜耶,這麼久了居然只到這種程度而已。」

法蘭西斯的笑聲持續了一陣子才停下,令人窒息的沉默就這樣瀰漫開來,「法蘭。」安東尼奧突然靠近法蘭西斯,乍然縮短的距離顯然讓法蘭西斯感到不知所措,水藍的雙眼閃過驚慌,稍縱即逝,隨即而來的閃躲讓安東尼奧無法再欺騙自己,那抹慌張不過是他的錯覺。

「安東!」

當法蘭西斯急促的叫喚傳來時,安東尼奧才意識到,自己對於法蘭西斯的閃躲感到在意,且毫無風度的轉身就走。

就在他們吻上之前。



法蘭西斯拿起響個不停的手機,來電顯示是他熟悉的號碼,法蘭西斯猶豫了一下才按下通話鍵,法蘭西斯沒有說話,等待對方開口。

『法蘭?』

法蘭西斯還是沒有回應,他站在路邊看著人來人往,希望四周的喧囂能蓋過自己變得急促的呼吸。

『法蘭,你今天晚上有空嗎?出來喝一杯?』

對方似乎知道他在聽,也沒有多問法蘭西斯為何沉默,丟了一個問題給法蘭西斯,法蘭西斯動了動有些乾澀的唇,淡然回應。

『老地方,老時間。』

他的聲音不大,但他知道對方聽的見。



法蘭西斯輕晃桌上的酒杯,讓冰塊撞擊杯壁發出清脆的聲音,酒吧裡的吵雜聲讓他感到一股安全感,彷彿他就快要隨著時間隱沒其中。

法蘭西斯手裡夾著菸拿起酒杯,酒杯觸及他的唇前就先被另一個溫暖的大手止住,隨著酒杯離手的同時法蘭西斯也看向來人,原本屬於他的琥珀色的酒液晃盪,那人的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上下起伏,法蘭西斯沒有掩飾自己那帶著某種意味的視線,但他也覺得沒有掩飾的必要。

「你來晚了。」法蘭西斯說,再向酒保叫了一杯。

「抱歉。」有著黝黑膚色的安東尼奧漾出陽光的笑容,法蘭西斯不是第一次覺得安東尼奧的氣質不適合酒吧這種場所,但安東尼奧在昏暗燈光下吞雲吐霧的樣子卻又意外的合適。

「再不來葛格就要接受那位小姐的邀請了。」法蘭西斯向遠方舉杯致意,安東尼奧順著法蘭西斯的視線望過去,一位美麗的小姐對著法蘭西斯舉杯微笑。

「不去嗎?」

法蘭西斯看著安東尼奧喝著上一刻還屬於他的酒,對於安東尼奧不以為然的語氣感到一絲不快,他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在安東尼奧的注視中起身。

「我去一下洗手間。」

這句話落下的同時法蘭西斯收到安東尼奧疑惑的表情,顯然對法蘭西斯放棄美女的動作感到不解,法蘭西斯頭也不回的踏步離開。



洗手間的門板蓋不過外頭的吵雜聲,仍有隱隱約約的聲音傳進來,冰水潑上臉的感覺讓法蘭西斯縮了一下,他抬頭看到鏡子裡的自己臉色難看的可以,疲倦的眼神跟蒼白的臉色,或許他早就心力交瘁,而他卻直到照著鏡子才猛然發覺。

法蘭西斯不只一次猜不透安東尼奧的心思,安東尼奧的存在讓法蘭西斯感到棘手,因為安東尼奧看的太透徹,讓被看穿太多的他感到手足無措,他熟悉安東尼奧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習慣,甚至是一些簡單的情緒,但他卻覺得就是少了些什麼,像是廣大的拼圖缺了一角,讓他看不清安東尼奧的全貌。

法蘭西斯討厭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就像他們今天早上的情況一樣不可理喻。

法蘭西斯把水關掉,聽到門板一開一闔,吵雜聲短暫變大後減弱,法蘭西斯再度抬頭望向鏡子,看到站在他身後的不是別人,正是他躲避的對象── 一臉擔憂的安東尼奧。

「法蘭。」

他聽到安東尼奧輕輕的喚,聲音好像快被呼吸聲吞沒,法蘭西斯遮掩不住自己的狼狽,水珠滴下浸濕他的襯衫,他無法分辨自己究竟是希望安東尼奧離開還是留下,安東尼奧在他情緒一團亂的時候闖了進來,他刻意營造的空間變成觀光地點,被最不想發現的人一腳踏入。

「法蘭。」

安東尼奧再喚,那聲音該死的誘惑,讓人陷入其中無法自拔,安東尼奧從後環住他的腰,然後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像是要吻他的耳朵卻又保持距離,他知道有什麼充塞在安東尼奧心頭,所以安東尼奧沒有像平常一樣二話不說吻上。

「早上是我錯了,我不該什麼都不說就走掉。」安東尼奧的聲音不大,但卻清楚的不容他模糊帶過,「你能原諒我嗎?」

明明是簡單的一句話,配上安東尼奧的語氣卻有不同的感覺,法蘭西斯凝視著鏡中的安東尼奧,而安東尼奧也同樣凝視著他,綠色的雙眸帶著費解的深沉,那一瞬間法蘭西斯心裡某處被狠狠痛擊,過大的震撼讓他睜大雙眼,一閃即逝的混亂映在他雙眸中,他好像從鏡子裡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人,但那的確是他自己,這感覺何等荒唐。

他不是第一次被這種目光凝視,似曾相識卻又陌生難測,弔詭的矛盾揮之不去,輕易依附在身上每個角落。

法蘭西斯撫上安東尼奧的唇,感受雙唇有些粗糙的紋路、隨著呼吸規律吐出的氣息因他的動作而失序,法蘭西斯自己的呼吸也跟著紊亂,他轉身吻上安東尼奧。

安東尼奧靠到牆邊接住法蘭西斯的力道,雖然這不是法蘭西斯第一次主動,但卻是他第一次吻得不顧力道、不顧後果,安東尼奧對於有些粗暴的吻沒有表示什麼,他只是一如往常的按住法蘭西斯後頸,讓兩人的距離更加緊密,在一陣激烈的深吻後,法蘭西斯的吻越來越輕、越來越淡,最後只剩下輕擦過唇瓣的輕柔,像是棉絮飄過晴空。

兩個人都在調整自己的呼吸,試著讓自己從攀升的慾望中回神,法蘭西斯把手臂放在安東尼奧的肩膀上,頭沉重的靠著手臂,法蘭西斯突如其然的笑了出來,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有這種反應,蟄伏在心裡的甚至不是喜悅,但他就是克制不住。

就像他一向都克制不住自己愛安東尼奧一樣。

明明已經說好不談愛的,他想,可到頭來他還是讓自己陷入了矛盾的迴圈。

你能原諒我嗎?
──你能愛我嗎?

連愛也可以說的如此曖昧,他都不知道究竟該不該痛。

法蘭西斯的笑聲像把利刃,無情割劃,把那笑聲背後的情感割的傷痕累累,靠在肩頭的笑聲如此沉重,讓安東尼奧也不禁為之震顫,法蘭西斯停下了笑,抬起頭看向安東尼奧,「安東,我們都是騙子,對不對?」

以為不談愛就能騙過一切,可到最後就連什麼是愛都無法弄清。

法蘭西斯不知道自己究竟懂不懂得什麼是愛,他不喜歡自己一個人,身邊總是要有一個伴,無關情愛,無關渴求,他就只是習慣旁邊有個人,僅此而已。

這算不算太過分呢?明明有了伴依然尋求擁抱,明明有了誓言仍輕易背棄,在孤獨面前他只是個缺乏自制的混帳,而他不相信亞瑟會不知道,他在亞瑟不在時會去過往時常流連的酒吧,尋求一點偷情的刺激,但這次亞瑟恐怕沒想到真正讓法蘭西斯越線的會是安東尼奧,亞瑟認為法蘭西斯不過是對那些碰上的陌生人玩玩而已,對熟人的親暱不過是偶爾為之的玩笑,法蘭西斯卻深知安東尼奧是他一生中最危險的意外。

就像他初見安東尼奧時他就知道,這滿臉笑容的西.班.牙人將會是他最無法掌控的類型,出於意外的任意進入他的領地,毫不掩飾毫不委婉,這就是他認識的安東尼奧。

但他終究還是讓安東尼奧為他妥協,從不拐彎抹角的安東尼奧為了他,連愛都只能隱諱的藏在話間、唇舌交纏間、甚至那清澈的綠眸裡,直言說愛的坦率在秘密交換的氣息間已成過大的重擔。

他有罪,這罪就隱藏在不可言說的愛裡。



安東尼奧從不否認自己對法蘭西斯的情感,從他遇上法蘭西斯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注定為之脫軌失序,就算如此他們依舊當了這麼多年的朋友,他看到法蘭西斯眼裡的不在乎與慵懶,也看到法蘭西斯眼裡若有似無的情感交錯,法蘭西斯的所有他都了解,法蘭西斯一有煩惱就會找他灌酒到天明,他明明就有這麼多機會的,可他卻遲疑了。

遲疑的結果就是再也無法牽上法蘭西斯的手。

「我們都是騙子,對不對?」

安東尼奧聽著法蘭西斯的話語,湛藍的眼裡有著和他一樣的遲疑,安東尼奧多想牽起他的手望進那波湛藍,告訴他安東尼奧究竟只為誰而停留,曾經幾度漂泊到最後他找到自己的歸屬,即使這歸屬他已無法碰觸。

安東尼奧鬆開了環在法蘭西斯腰上的手,看到法蘭西斯的雙眸蒙上黯淡,但安東尼奧下一刻的舉動卻讓黯淡瞬間轉為錯愕,最後是藏在迷濛之後的深陷,淺嚐殘留在口腔裡的酒香,早已熟悉的、只屬於法蘭西斯的味道,錯綜複雜的交錯在吐息之間,沒有人停下也沒有人抗拒,像是在接續幾分鐘以前的吻,只是這次沒有這麼多的迷茫、這麼多的猶豫,安東尼奧等不及法蘭西斯的回答,或許他根本不想聽到回答,他是貪求瞬時快感的過客,上天已經不允許他擁有恆久的永遠。

法蘭西斯的回應是輕咬他的唇,換得一絲呼吸的空閒,他按上法蘭西斯靠在他身側的的大腿,挑逗的一路撫向臀部,法蘭西斯瞬間抓緊他的手臂,安東尼奧又再度吻上,法蘭西斯突然掙扎了起來,試圖把安東尼奧推開,安東尼奧退開了一點距離,但他仍摟著法蘭西斯的腰。

安東尼奧吻上法蘭西斯的額安撫法蘭西斯,「法蘭……你知道我終究會讓你走,只要你一句話,我們就還是朋友。」安東尼奧放開法蘭西斯,眼裡帶著笑。

「不過我還是會在後頭等你,我會等你的。」

安東尼奧閉上眼,一雙手輕觸他的唇,紛雜的情感彷彿透過微冷的指尖傳達過來,隱晦、熾熱、說不出的震顫,然後一切離去。

安東尼奧聽到門板開合,靜寂佔領,他依舊沒有睜開眼睛。



安東尼奧在尖銳的門鈴聲中甦醒,他在一片陽光中抬起頭,不管是鬆軟的棉被還是今天是假日的緣故,都讓他不願意就此清醒,前一晚的記憶斷斷續續,隨之而來的頭痛提醒他昨晚的放肆。

放肆……?

安東尼奧坐起身,昨晚的回憶漸漸回籠,他只記得自己回來的路上又買了一大袋啤酒,四周空扁的啤酒罐數量讓他懷疑自己怎麼沒有酒精中毒,保持清醒跟躺回去的兩個念頭在劇烈拉踞,門鈴聲仍在遠處大響,安東尼奧抓起衣服套上後走去開門,一個快遞員等著他簽收貨件,安東尼奧接過簽了名,納悶的看著手上顯得過輕的小盒子,他直接把包裝拆開,裡頭躺著些許玫瑰花瓣,還有一紙留言。

上頭的字跡他再熟悉不過。

『你等得了這麼久嗎大笨蛋。
法蘭』

安東尼奧愣了許久後笑了出來,笑聲在陽光底下乘風飄散。



Fin.

4 Comments

阿毛  

我說...葛格啊,你講話也真直接~(臉紅
什麼是直接來!!!!????你說清楚啦!!!\^q^/
(被司康

......回歸正題

難得看見超認真的葛格(欸你)亞瑟也超溫柔
看到第二段西法的部份我覺得安東根本只是想用吻羅馬諾這件事來讓葛格吃醋吧?

安東,你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2011/03/07 (Mon) 00:29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直接來(blush)(欸你說話

難得認真XDDDD因為寫的人不正經(不

安東會提到羅馬諾是因為打火機是某人送的(誰知道啊

...我也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寫到手抖(痛哭

2011/03/07 (Mon) 19:22 | EDIT | REPLY |   

阿毛  

所以說是....安東吃醋~?(woot)
因為看見葛格的表情~?

唉呀超期待後續!!我超想看這段三角戀後面怎麼發展~~(就說是西法了是怎要

阿泱加油!

2011/03/08 (Tue) 11:59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吃醋吃醋wwwwwwwww(你別來

其實我也摸不清後續發展(yay)(不
轟動萬分你追我逃愛恨交織冒險大三角嗎wwwwww(並不是

謝謝阿毛的鼓勵我會繼續加油的wwww(飛吻

2011/03/08 (Tue) 18:38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