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APH)My Dear(英法)(法蘭生日賀)

1.本篇為APH衍生
2.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
My Dear
(英法)



熟悉的鈴聲把睡夢中的法蘭西斯喚醒,勉強抬起沉重的眼皮和手臂把鬧鐘按掉──或許應該買不容易按掉的鬧鐘的──法蘭西斯腦裡閃過這樣的念頭,不過恨快又被睡意佔領,等他翻了個身想繼續賴下去的時候,他聞到了熟悉的香味,在極近的地方宣告它的存在,法蘭西斯抬起頭睡眼惺忪地環顧四周,然後發現枕頭旁邊放了一朵玫瑰,上頭繫著一張小卡片。

法蘭西斯坐起身,一手把亂翹的頭髮理順,一手拿起嬌豔欲滴的玫瑰,泛起微笑的享受那香味,他打開卡片,上頭是他熟悉不過的字跡,瀟灑而不容忽視的強勢,化為極有個性的軌跡在紙上落地生根。

『Good morning,my dear. 我想玫瑰比較適合喚醒你。』

法蘭西斯輕輕笑了起來,在卡片背後發現另一行字。

『玫瑰應該不會像麵包這麼容易消失。』

「糖果屋?」法蘭西斯把玫瑰跟卡片放到一旁,用被單裹住自己斑斑吻痕的身軀後,在房間門口又發現另一朵玫瑰。

「嗯哼……」法蘭西斯輕哼,一早醒來不見人影的人透過紙筆對他說話,看來前夜的放縱還不足以讓海盜大人筋疲力盡,還有餘裕來布置這些花招。

「拭目以待囉。」法蘭西斯指尖夾著兩朵玫瑰跟卡片,他期待自己拿著一束的瞬間。

***

法蘭西斯順著玫瑰的線索走過他已熟悉的地方,最後他在餐桌上看到一張照片,和一朵玫瑰靜靜躺在在潔白的餐盤上。

那張照片是法蘭西斯在料理時試吃的模樣,頭髮雖然綁起但卻隨性地讓馬尾鬆垮的落在肩上,捲起的袖口還是免不了沾上了些許水漬,指尖含在嘴裡品嘗醬汁的濃淡。

法蘭西斯把照片翻到背面,法蘭西斯不意外的看見些許字句。

『不得不承認你料理的時候真的很美,有時候我都不知道主菜究竟是餐桌上的那盤,還是一旁的你。
P.S.別再嫌我的思康了。』

法蘭西斯突然想起亞瑟傾盡全力做出來的思康,這世上恐怕只有英雄笨蛋能面不改色的吞下。

主菜嗎?

亞瑟這嘴還真是……非要損一下才開始甜言蜜語,這小壞蛋。

法蘭西斯心情極好的再度順著玫瑰走,手上多了一杯他順手泡來的咖啡,他相信此時亞瑟手裡也有一杯紅茶,那是他們無法忘記的習慣。

玫瑰的道路拐向書房,法蘭西斯在他前一晚留下的公文上看到另一張照片,當然,還有玫瑰,照片中的法蘭西斯正在會議中撐著頭,唇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像是對會議感到無聊的開始在紙上塗塗畫畫,法蘭西斯翻過照片。

『雖然我們總在會議上吵架,但比起靜靜的交戰,我還是比較喜歡聽到你的聲音。
P.S. 你在畫誰?』

有時候亞瑟總能猜出事情的真相,法蘭西斯彷彿看到亞瑟明知故問的抬眉,若有似無的微笑,性感的讓法蘭西斯想狠很吻上。

紙張上畫的是誰?

法蘭西斯在晨光中調皮的嘟起嘴。

***

第三張照片繫在他和亞瑟一起養的貓兒身上,法蘭西斯抱起向他靠近的貓,把她身上的照片解下,貓兒對他喵喵叫著,彷彿表示自己被當成信差的不滿,法蘭西斯當時是在窗邊發現La mer的,不久就成了法蘭西斯家中意外的住客,法蘭西斯覺得她的眼睛像極了沉靜的大海,所以就幫她娶了這個名字,而亞瑟總是喊她「my beauty」,然後抱著她看向法蘭西斯,彷彿那句稱呼不只專屬La mer。

這張照片是法蘭西斯抱著La mer,在躺椅上注視遠方,指尖抵著額側像在沉思,或許也只是單純的什麼也不想。

『La mer總是對我愛理不理,那份高傲讓我想起你。』

法蘭西斯想像亞瑟用逗貓棒把La mer引來好繫上卡片的模樣,忍不住勾起微笑,這次沒有玫瑰,只有黏在卡片上的玫瑰花瓣,他知道亞瑟不想傷到她。

第四張照片放在通往庭院的落地窗前,承接灑落的陽光,照片裡的法蘭西斯捧著一束玫瑰在路邊等著誰,而法蘭西斯知道那時他等著的人正是亞瑟。

『玫瑰就像你永不熄滅的熱情,雖然有時這熱情會到處發送,不分男女。
P.S.別以為我擁有你全部的愛就不會吃醋了,大情聖。』

法蘭西斯看著手上逐漸成束的玫瑰,亞瑟看到法蘭西斯開始發送浪漫玫瑰的時候,臉上總是會浮現不滿的表情,那天法蘭西斯通常會在床上用另一種方式解釋原委。

法蘭西斯毫不猶豫的走向庭院,他確定這是最後一站了,因為亞瑟就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著他,手上拿著一大束玫瑰,用美麗的緞帶繫著,法蘭西斯看他起身,玩味的看他遮掩身軀的床單,「連衣服都懶得穿嗎?睡美人?」

「反正很快就會躺回去了。」

法蘭西斯勾住亞瑟的脖子,亞瑟比他還熱切的吻上,亞瑟透過床單撫上他的大腿,然後一把把他抱起,走到沙發附近就宣告淪陷,亞瑟看著法蘭西斯那比什麼都還要美的雙眸,「你確定你還來得及回去嗎?」

法蘭西斯把手裡的玫瑰和照片隨手放在桌上,和亞瑟給他的那一束擺在一起,床單非自主的滑落,少部分的遮掩更顯誘惑。

「那就要看你囉,小亞瑟。」法蘭西斯挑釁似的看著亞瑟,不安分的手被亞瑟抓住,舔吻指尖。

「你啊……」亞瑟吻上笑得得意的法蘭西斯,「看來你對禮物還算滿意。」

法蘭西斯看著亞瑟,海藍色的雙眸隱含慾望。

「──所以你現在不就在拆謝禮了嗎?親愛的?」






Fin.

*La mer是法文的「海」
*用照片的點子像是提前說好的一樣,在我打算寫賀文的時候蹦出來,
這篇與其說是亞瑟紀錄法蘭的點點滴滴,倒不如說是我透過這篇重新的認識法蘭,
用文字記錄點滴、用文字輕聲說著,他在我心深處永遠是我的最愛。

Happy Birthday,my dear.

4 Comments

阿毛  

我、我不得不承認我在看這篇文時,雞皮疙瘩掉滿地(羞
天吶!!這麼肉麻的亞瑟(阿泱)到底怎麼了你撞到頭了嗎???^q^(讚美意味

看似屬於情人間的呢喃卻是藉由亞瑟的筆說出了對葛格的愛啊(羞

這就是愛啊\^q^/

2011/07/15 (Fri) 00:23 | EDIT | REPLY |   

阿就子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就當亞瑟開竅了\^q^/(被塞思康
好吧有一部分是我撞到頭啦壓逼(揍

透過亞瑟來跟葛格說我愛死你了結果亞瑟表示一陣惡寒(ry

2011/07/15 (Fri) 21:02 | EDIT | REPLY |   

於兔。  

呀...太甜了!!!那兩位應該沒有甜食中毒的問題吧??(雖然養出來的小孩一個的確是,另一個是味癡
甜到我都不好意思了!!亞瑟你是把累積一年的浪漫全在葛格生日當天用上吧XDDD

還有...亞瑟你的斯康餅不只葛格,是所有人都會嫌棄(被巴飛

2011/07/16 (Sat) 14:35 | EDIT | REPLY |   

阿就子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養出來的小孩味覺都悲劇(笑著滾
田到都牙疼啦亞瑟肯定是撞到頭(?

亞瑟的思康可是焦黑的生化武器啊(被亞瑟丟進海

2011/07/17 (Sun) 10:35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