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BBC Sherlock衍生)Holmes’s Cristmas (HW/ML) 1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BBC福爾摩斯影集衍生。
***
Holmes’s Cristmas
(HW/ML) 1



John對Sherlock的小提琴聲並不陌生,當你在221B被宛如戰鬥的天昏地暗的貓所發出的聲響吵醒,你就知道Sherlock正在進行他所謂的腦袋活動,然後在你看向時鐘及窗外的天色後發現時間點的謬誤,經過多次催殘之後John發揮了他在戰場炮火中入眠的適應力,把Sherlock美妙的提琴聲當做夜晚的固定插曲,John覺得自己沒有逼他拉現代流行歌曲給他聽就算不錯了,更何況Sherlock提琴拉的不錯,只是偶爾會在思考起伏間盪出過於激烈的音律,在別人耳裡那無異噪音,有時他手裡因速度過快而扯成含混起伏的大黃蜂就像腦袋運轉的速度一樣令人費解。

John不太想承認Sherlock那''一般人的腦袋跟他不是同一等級''的論調,因為就John理解,Sherlock跟別人根本就是在不同世界,Holmes們的腦袋在他們所謂庸庸碌碌的世界中找不到可以擦出絢麗火花,或讓那令人讚嘆的腦力燃燒殆盡的刺激,他們在不同的領域裡找出和世界的巧妙連結,不管是在犯罪與陰謀的舞台上以令人訝異的精湛推理闖出唯一的職業領域,還是在辦公室裡穿著三件式西裝用絕密而精緻的手法牽動全球的每一根神經,Holmes們似乎有足夠的籌碼在無趣中找到他們打發時間或是人生的遊戲,而本來互相欣賞扶持的兄弟檔似乎在某一個契機中遭遇選擇的分岔路口,對身為站在同樣頂端的兩人來說沒有什麼比他們還了解彼此,而正是因為如此才無法忍受一絲裂縫橫跨其中,歲月的催化讓他們成為那樣相似卻又不同的存在,一個將自身的鋒芒內斂化作蟄伏於陰影中的危險氣息,一個卻將與身俱來的傲然發揮的淋漓盡致讓人無法直視,潛伏與突出注定走向不同的道路,即使他們曾經並肩前行。

John坐在筆電面前打著打算放上部落格的文章,眼角瞥到自己的室友一如往常的攤在沙發上進入無犯罪無謀殺無智力角逐的待機狀態,據Sherlock本人表示那是侵蝕他生存意義的狀態之一,這狀態的名字就在他的舌尖上繞個不停,Bored

「Sherlock,如果你能幫幫忙把角落的聖誕樹佈置好,Hudson太太會感動的痛哭流涕,你稱之為無趣的時間也會縮短這麼幾分鐘。」喔,如果你想到一個問題──你想的沒錯,Sherlock根本不會移動分毫,而這只是John在聖誕佳節即將來臨前的牢騷,就如同Sherlock攤在沙發上表達的,不過Sherlock是對於一切正常狀態幾近無病呻吟的牢騷,John只是因為Hudson太太興致勃勃拿來的許多裝飾,把221B弄得像是聖誕節的大賣場,急著把現有的存貨一次擺在人跟前好讓人買走忘記聖誕節的初衷。

「John,」Sherlock用詠嘆調一般的語氣開頭,John就知道接下來就會有人的自尊心被他的尖牙利嘴趕的四處逃竄,「你什麼時候才能了解這些東西只會毫無意義的扼殺你的腦細胞?」

喔,很不幸的這次受害者是John,一個屢次非自主性翹班到讓病人都懷疑是否有這人存在的醫生,不過不知道是麻木還是知道室友的不可理喻,John頭也沒抬的回了一句不相干的話,這讓Sherlock的眼神瞬間銳利的像是要瞪穿天花板。

「你哥哥請我好心的告訴你,聖誕節快到了。」
「Oh,Oh,偉大的情報頭子,竟然還記得聖誕節這玩意?」

聖誕節在John的記憶中跟一般日子幾乎沒什麼兩樣,獨身、從充滿聖誕歌曲的街道走回家,略為豐盛的晚餐聊表對聖誕佳節的慶祝之意,所以他大概也沒那個資格跟Sherlock討論關於聖誕節的話題。說到聖誕節Sherlock只知道,沒有什麼比Holmes們的聖誕晚餐還要驚心動魄,只有一個人能靠一個擁抱或一個輕柔的呼喚,讓它恢復應有的安寧祥和,順便讓兩個過度運轉的腦袋騰出空間培養一點手足之情,依據其中一位Holmes先生表示,這只確保彼此不會翻了家裡的花瓶。

「嗯……你哥哥的意思是要你跟他一起回去渡過聖誕節。」John試著不要讓句中的涵義表達的這麼明確──雖然那的確是Mycroft短信的後半段──因為那都將會被Sherlock當作開戰的前哨而大加撻伐,充滿敵意的在房裡跳上跳下順便毀了Hudson太太房裡的某些設備,然後在房東喊’’你這小壞蛋’’的同時算入房租裡,這對薪水並不算充裕的John來說可能會成為他跟Sherlock開戰的理由,可顯然就連嘴上也鬥不過Sherlock的他不太有嬴的希望。

「回絕他,John。」

「你連自己發短信也不肯嗎?」

John看到Sherlock如預料中的毫無反應,Obviously,他幾乎能在耳邊聽到Sherlock肯定而傲慢的語調,顯然John‧Watson已經是Holmes兄弟間的絕佳橋樑──在一方明顯不肯直接溝通的狀況下,這在John眼中無疑是幼稚的角力戰,他對事務繁忙的Mycroft致以最高敬意。

這麼想的John似乎沒有發現,自己在別人眼中也是對Sherlock有罕見耐心的人之一,套句Anderson的話,簡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全能助手兼褓母。

「Sherlock,我建議你該從那沙發上起來然後親自……好吧不管你用什麼方式回覆你的哥哥,我可不想看到你哥哥跟我促膝長談,就只為了他親愛的弟弟連這簡單的回覆也不給他。」

「所以我請你回絕他了,John。」

原本埋頭回去打字的John被Sherlock這句話堵得差點休克,他都忘了Sherlock在鑽人語病的天份是如此的高超與純熟,而通常被他盯上就是災難的開始,在你被他連珠炮般的語句轟炸的體無完膚之前不會有停下的跡象;有時他的語句簡短而深刻,讓聽者的反應神經還沒跟上時就已經被迎頭痛擊,就像此時的老好人John,連一句話都無法反駁。

所以John選擇把視線轉回比較可人的電腦螢幕上,反正部落格是他的文章是他的句子是他的,誰也管不著他會怎麼寫!

沒意識到自己也開始跟Sherlock賭氣的John用沉默但卻兇猛的氣勢敲打鍵盤,完全沒注意到Sherlock在他沒有回話後轉頭看了過來,原本抵在下頜的修長的指尖在空中劃出半弧,撐住沙發轉為坐姿,然後無聲無息的站起走到John旁邊,沉浸在情緒當中的John在Sherlock的手覆上他肩膀的前一刻才發揮軍人的警覺,回頭就看見Sherlock過長的睫毛輕輕搧動,吐息清晰而規律的吹上他的頰,告訴他眼前的人是活生生、有呼吸有溫度的人,而非只是冰冷的思考機器。

啊,好像還有什麼……?

「John。」

「嗯?」

「還不夠嗎?」

此時的John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經歷過什麼,思緒猛然接起的瞬間讓John反射性的提高音量。

「我才不吃這套!Sherlock!」

「Oh,dear John,你口是心非。」

Sherlock輕聲說道,把John手裡顯然早就完成的短信發出,在John錯愕時露出微笑。

「Sherlock!不要以為你這樣笑就沒事了!你這偷腥的貓!」

「承蒙誇獎。」



TBC.

2 Comments

阿毛  

No title

全能助手兼保母加上好太太www
John!你的功能好多好讚喔!!(揍
好John不用嗎?(滾

是說John,你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wwwwwww

2011/08/27 (Sat) 15:52 | EDIT | REPLY |   

阿就子泱  

Re: No title

>好John不用嗎
↑XDDDDDDD John超萬能,這麼好的助手賢妻哪裡找啊(*ˊ艸ˋ)

小夏早就摸清老好人John,嘴上雖然碎碎唸不過褓姆本質還是戰勝一切了(不

2011/08/27 (Sat) 19:35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