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特傳)Back to Back (夏冰夏)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特殊傳說衍生
***
Back to Back
(夏冰夏)



夏碎相當清楚冰炎身旁的位置究竟是多麼搶手,而能成為他搭檔的自己是多麼的幸運,看著那耀眼的身影持著長槍俐落的擊退敵手,彷彿沒有人能擋住他的去路,沒有人能束縛那份直率和強悍,身上翻飛的黑袍,過份耀眼的銀絲夾雜幾許豔紅,看似火熱的鮮紅的雙眼彷彿能灼傷一切,他不曾將自己對冰炎的讚賞付諸於口,他覺得所有的話語都不足以形容,而他的搭檔也不愛聽這些,冰炎總是我行我素但他的確有資格如此,這份傲然讓夏碎的目光就此追隨不離。

他們是如此契合的搭檔,放心的把自己的弱點交給對方保護,但背對背的信任卻成了另一種折磨,他在那份信任背後藏著不能訴說的執著,夏碎的目光追隨著冰與炎相斥矛盾的美麗,而他搭檔的目光所落之處卻是太過遙遠的彼方。

──而那是夏碎到不了的地方。

冰與炎的殿下,大家都這麼喚著冰炎,總是輕輕喚著「冰炎」兩字的夏碎用著柔緩的嗓音,讓那令人仰慕抑或畏懼的名字覆上一層薄霧,不管裡頭包覆著什麼情感或是其他,都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無法看清。

夏碎嘴角的微笑給了所有人,而眼底一閃即逝的笑意只留給他唯一的搭檔,說他是虛偽也好、掩飾也罷,將自己的情感暴露在外對他來說那是危險而毫無把握的,所以他在敏銳的冰炎面前總是掩不住的狼狽,即使旁人看不出來,冰炎的凝視彷彿在告訴他這樣的掩飾毫無用處,冰炎所習慣的世界與所謂的迂迴沾不上邊,那雙紅眸看到他的掙扎與猶豫,看到背後那份變質的情感,依附著搭檔兩字存活壯大,即使他們都不說。

『別那樣笑了,這裡沒別人。』

有次冰炎應邀在紫館作客,簡單的一句並沒有讓夏碎的微笑消失,反而增加了弧度變得更加明顯,冰炎見狀挑起眉,不再多說的低下頭喝了口茶。

那時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呢?能讓冰炎顯露出在意的人實在不多,而他自私的不做解釋,利用這份疑惑把冰炎的目光短暫停留在他身上。互為搭檔久了很多事反而不必多說,冰炎輕易看穿他掩飾的逞強,簡單的一句話看似有些強橫,卻包含了冰炎幾不可見的關心──對搭檔的關心。

這就夠了,夏碎這麼告訴自己,這就夠了。

對他們來說「搭檔」這詞是具有特別意義的,一個帶著千年的詛咒隱姓埋名,一個背負兄長的責任替身擋厄,他們都知道自己沒有心思去找一個永久的陪伴,前方的道路崎嶇短暫,他們只求身邊的搭檔理解,自己並非對方適合的永遠。

可又有誰適合呢?

夏碎在醫療班得知冰炎就這樣再也回不來的時候,他驀然升起一股被拋棄的感受,就算短暫他們也依舊是搭檔啊,為什麼連讓我跟隨也不願意?

夏碎痛的無法入眠、痛的無法落淚,心口的震顫從不停歇,赫然發現自己想要的不只永遠。

*

「夏碎。」

冰炎看著自己的搭檔聞聲轉向他,溫和的微笑依舊在臉上柔柔的綻放,雖然不討厭夏碎那習慣性的笑容,但是他覺得那好像一面看不見的高牆,把所有人都拒絕在透色的帷幕之外。

「怎麼了?」

「你弟又來找你了?」
冰炎淡淡的這麼問著,看夏碎優雅的把手上的托盤放到桌上,冒著白煙的茶放到冰炎面前,而另一杯則是被夏碎用雙手握在手中,冰炎在紫館的時候都是夏碎親自去泡茶的,就算後來有了小亭幫忙也沒有改變,夏碎泡出來的茶有著獨特的幽香,溫潤入喉後在嘴裡縈繞不散,他不是沒有想過夏碎為何如此堅持,但他看到夏碎的表情時就不再疑惑,那份心意既然透過茶香傳進他的心裡,那又何必多說。

「怎麼會這麼問呢?」夏碎這麼回應冰炎的問句,放下茶杯後打開桌上的食盒,裡頭是精緻的小點,清新的香氣誘人,雖然如此依舊沒有人伸手拿取,兩人隔著桌案悄然對望。

「你明知故問。」冰炎皺起眉,但絕非不悅,「夏碎?」

「我沒有利用你來躲千冬歲的意思,只是偶爾他來找我的時候你剛好在罷了。」夏碎看著冰炎,難得的沒有掛著微笑,「就算我有那個意思,你會就此不來嗎?」

「不會。」冰炎簡潔的回答,「那是你們的事,總有一天會解決。」

「還真直接呢……不過這樣也好。」

冰炎聞言看向夏碎,唇角的微笑似乎在那一刻變得不這麼虛假,看的冰炎一時忘記收回發愣的表情,跟剛好轉過來的夏碎對上視線,後者訝異的眨眨眼,輕輕的笑了起來。

「做什麼!」冰炎先發制人,不過微紅的面頰實在沒什麼殺傷力。

「沒什麼。」

帶著笑意的對答充斥在充滿茶香的房間中,那是冰炎記得的、夏碎難得的開懷笑容。



「為什麼是我?」

夏碎的語氣很淡,像是平靜如常的語調,冰炎闔上書,坐在沙發上的身軀換了個姿勢,翹著修長的腿以囂張的姿態宣告自己強烈的存在,他轉頭看向夏碎那與語氣截然不同的好奇表情,輕輕哼了一聲把額前的髮撥到一邊,知道夏碎在問什麼的冰炎毫無保留的直視那雙漂亮的眼睛。

「沒什麼,我選了你,你也選了我。」

雖然這聽起來不太像回答,但夏碎還是大概聽懂了冰炎的意思,在外頭有一堆人想跟冰炎成為搭檔,冰炎卻從來就不在乎那些,對他來說選不選搭檔其實都無所謂,所以當夏碎問冰炎要不要跟他做搭檔時,他沒考慮多久就答應了。

夏碎選了冰炎,而冰炎也選了夏碎。

這不是單方面的要求或是期望,而是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除了朋友這關係之外他們多了無可取代的默契,就只差其中一方開口,所以夏碎伸出了手,互相期望的他們因而成為搭檔。

「這不像個回答。」

夏碎笑著,冰炎難得的予以微笑,重新把書翻開但卻沒打算繼續讀下去。

「沒關係,你懂。」

當一切平息後冰炎其實沒有想太多,但他知道有一個人一直在等他,不管他曾經做過什麼。他曾想過自己那樣毅然決然的把夏碎丟在身後是不是個錯誤,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不讓自己的搭檔涉險,他不願意拖他一起走入深淵。

他不後悔。

「冰炎。」

夏碎看著他的表情一如往常,卻少了點什麼,多了點什麼,夏碎想表達的東西突然變得無法理解,情緒波動卻比以往還要清晰可見,他知道夏碎這些日子受了多少折磨,促使他再也掛不住臉上的笑容。

「你知道當時我知道你丟下我的時候,我想到的是什麼嗎?」

冰炎沒有回答,他想看著夏碎的雙眼,但後者卻側過臉迴避他的視線,冰炎在夏碎臉上看到不曾有過的猶疑與受傷,像是當初那份絕望從來就沒有痊癒平撫。

「你一直看著遠方,越走越遠,而我只希望能跟在你身後不會落下。但是那一次……那一次我深深的感受到我不是跟不上你,而是從來就沒有跟上。」

「我們在不同的彼方。」冰炎突然開口,夏碎轉頭看向他,臉上有著些微的震驚與疑惑。

「你沒必要追上我,因為我們本來就在不同的道路上,就是因為我們的道路有了交錯,我們決定彼此為自己唯一的搭檔,所以我們在新的道路上才能夠扶持向前。」

「你忘了?我說過我要把背後交給你,可不是說假的。」冰炎那總像是在炙烈燃燒著的紅眸透出笑意,「你也是不是嗎?」

誰也不必追上誰,他們早就在彼此身邊。

夏碎像是失去了語言能力呆愣在原地,冰炎握住他的手,堅定而不容忽視,「喔,除了搭檔這事以外,我想我要聲明一下,我不會跟你說那句話的,夏碎。」

夏碎恢復了平常的笑容,眼底難得帶上了溫暖的笑意,他回握上冰炎的手,十指相扣。

「沒關係,我懂。」



Fin.

2 Comments

柒  

超棒的!!!!!!棒死了嗚啊啊啊啊!!!(偶而估狗一下可以找到心靈綠洲也太棒)

那種不用講太多,對方就懂的默契真的太美好Q_Q
搭檔配就是這麼撫慰人心啊啊(一臉爽爽去安息

2012/06/21 (Thu) 16:48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謝謝你喜歡XD夏碎跟冰炎這對搭檔的默契真讓人無限羨慕啊W

2012/06/24 (Sun) 13:50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