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Inception全面啟動衍生)Just a dream (Eames/Arthur)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Inception電影衍生。
***
Just a dream
(Eames/Arthur)



Arthur拉了拉領口,感到自己正在奔跑,他並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為何,只是奔跑著,奔過無數小巷抑或轉角。

終於他停了下來,在隱蔽的黑暗處稍作歇息,街上沒有任何人,只有街燈寂寥閃爍,一如大城半夜時的情景,唯一的不同就是太過寂靜。

他靠著牆,胸膛小幅度的起伏,手上的槍穩定如山,一陣腳步聲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轉頭看向聲音來源,舉起槍戒備的小步移動,直到一道身影出現在轉角時,他錯愕的停下動作,Eames同樣舉起槍對著他,卻絲毫沒有解除武裝的意思,熟悉的嘴角勾起微笑。

他不知道是誰先扣下了扳機。

*

Arthur緩緩睜開雙眼,情緒一時之間還無法從夢境中跳脫出來,他盯著旅館的天花板好一陣子後才坐起身,扶著額回想自己的狀況,看來是他等Eames等到睡著了,Arthur整了整身上凌亂的衣裝,他盯著時鐘,思考是不是該打個電話的時候門鈴就響了起來。

他起身走向門口,透過貓眼看到Eames正對著大門擠眉弄眼,Arthur忍下嘆息的衝動把門打開,看到Eames手上東西多的嚇人,這也難怪他根本無法拿門卡開門。

「你忘了我們還有工作嗎?」

「別緊張,我可是算過時間的。」Eames笑瞇瞇的拎著大包小包,見Arthur沒有要幫他的意思後就走進房間,在他放下東西開始翻找時Arthur也坐到床邊看向他,Eames翻出一個扁平的盒子站起身。

「Arthur,過來看看。」

「如果是怪東西我會直接丟到你臉上。」Arthur走過來接過盒子,Eames上回送他一件他根本就穿不出去的花襯衫,那已經不是品味獨特而是恐怖畫面了,雖然不排除Eames想整他的可能性,可是當時Eames自己也買了一件。

「看看嘛,可惜店裡沒有花襯衫。」Eames從後環住Arthur的腰,頭抵在他的肩上,在他耳邊輕輕笑著。

Arthur打開盒子,看到一件剪裁簡單的細紋襯衫,他抬起眉,偏頭看向Eames,後者笑得更大聲了,「不客氣,Darling。」

「為什麼突然送我?」

「Arthur,穿著三件式西裝的你真是帥到天妒人怨,我想偶爾換一下會輕鬆一些……喔!應該也可以擋掉不必要的蒼蠅。」

「包括你嗎?」

「我會是最堅強不屈的蒼蠅。」Eames吻上Arthur的頸側,「你的臉色不太好,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個夢罷了。」

「夢裡有我?」Eames問,感到Arthur身軀不自然的微震。

Arthur沉默了一陣,知道自己的反應瞞不過Eames,便簡述了剛剛的夢境,他們這些人已經不太會做夢了,在有意圖的夢裡他們擁有主控權,隨意建造隨意改變,而剛剛他卻失去了這些,就像一般人一樣,為了沒有開頭也沒有盡頭的惡夢心有餘悸。

「你在夢裡投射出的我真是不解風情。你對我的感覺就是那樣嗎?還是你覺得現實的我會對你開槍?」

「不是……」

「那你還擔心什麼?夢只是夢而已。」

Arthur突然間說不出話,剛剛他的思緒輕易的被不安給困住,而Eames隨意的一句話卻讓這不安瞬間消失。

「……你的手在幹什麼?」在說話的同時Eames的手也往下滑去,挑逗的輕抓住Arthur的要害,Arthur沒有壓抑喉間的輕吟,而是掙脫Eames的懷抱轉身,毫無預警的掃腿把Eames放倒,長腳一跨坐到Eames身上。

「好好好我錯了,先放開我好嗎?」

「光是這樣你就滿足了?」Arthur居高臨下的微笑,「是誰說要做就做大一點的?*註」

「時間夠嗎?Darling?」Eames嘴上雖然這樣問著,同時卻已經把Arthur的皮帶解開,手不安份的探進西裝褲裡。

「Shut up.」

Arthur扯掉領帶,抓起Eames喘息吻上。



Fin.

*註:片中有一段Eames的台詞:「You mustn’t be afraid to dream a little bigger ,darling.」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