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UL)獨行(艾依/艾伯)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網頁遊戲Unlight衍生。
4.R卡有捏注意。
***
獨行
(艾依/艾伯)



艾依查庫踏著無聲的腳步跟在艾伯李斯特身後,如同腳邊的影子那般真實卻又容易被人遺忘,眾人的眼光放在近期崛起的年輕軍官身上,總是亦步亦趨跟隨的艾依查庫如同附屬,他對此沒有任何感想,艾伯李斯特的軍裝大衣下襬隨著步伐微揚,被大衣所掩的身形只有站在他前方的人才的以窺見,艾依查庫僅存的眼有時會過度熱切的盯著那早已熟悉的背影不放,像是這樣做就能看穿什麼一般。

也只有偶爾,艾伯李斯特會毫無預警的回過頭對上艾依查庫的偏執凝視,給予一抹迅速綻出的微笑,而那是艾依查庫不願與人分享、艾伯李斯特也不願為人知曉的,那微笑綻放猶如轉瞬曇花。

***

艾伯李斯特剛從仕女的包圍中脫身,巧笑倩兮兼具誘惑的笑容在他眼前不值一提,面容姣好的年輕軍官在她們眼裡極富魅力,低垂的眼看似在細聽旁人談話,公平的給予所有人一抹淡然有禮的微笑。

接在仕女後頭的是各個軍官權貴,上前攀談不外乎是為了刺探抑或有意結交這個前途似錦的青年,派系對立壁壘分明,淡淡煙硝混雜在滑順宜人的香氣中彷彿裹蜜劇毒,艾伯李斯特看似溫順的眼看盡一切,往上爬只為了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唯一的目標,他得看清利劍究竟會從何處伸出,保護他所剩不多的……

艾伯李斯特中斷思緒,僅抿幾口的酒被他倒進花盆,隨手將細長空杯放到廳內巡走的服務生的盤上,視線在場內逡巡但一無所獲,淡淡的焦躁隱藏在金色雙眸中,他難得不受打擾的等到晚宴結束,客套過後與重要人士一一道別,乘坐馬車回到自家大宅。

艾伯李斯特屏退僕人獨自走在黑暗長廊,嶄新的鞋踏在軟絨地毯上,與軍靴沉扣地面的聲響截然不同,艾伯李斯特幾乎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前進。

艾伯。

在如此寂靜中艾伯李斯特突然有被輕喚的錯覺,讓他在走進房間前停下腳步,轉頭觀望四周,察覺到有別於自己的細微呼吸聲,艾伯李斯特走向前,藉著月光看清別名軍犬的青年在暗處屏著氣息。

「艾依?」

艾依查庫抬起頭,注視艾伯李斯特的單眼裡交錯著驚慌與放鬆,身上多是傷痕血染,艾伯李斯特打量艾依查庫有些狼狽的模樣,像是毫不意外的偏了偏頭,「先進去吧。」



艾依查庫在水柱的沖灑下咬牙悶哼,過高的水溫讓傷口隱隱作痛,血色在腳邊匯聚成河,艾依查庫粗魯的將水關掉,靠在牆壁冰涼的磁磚上喘氣,等待抽痛過去後的酸麻,他轉頭看到架子上艾伯李斯特拿給他的乾淨衣物及毛巾,他帶著顫抖用毛巾把身上的水珠擦乾,緩緩將衣物套上後任由髮絲上凝結成珠的水滴不斷落下,走出浴室時肩上布料已被浸濕轉深。

艾依查庫看到艾伯李斯特坐在床上,就著床邊的燈光讀著深奧的戰略書籍,艾依查庫記得在過去艾伯李斯特更常閱讀的是各地方的傳奇佚事,有時候會唸給一旁的艾依查庫聽,艾依查庫很喜歡艾伯李斯特朗讀的清脆嗓音,但就連這個他都不可避免的漸漸遺忘,剩下的是艾伯李斯特日漸嚴肅的臉,軍事謀劃代替了過往的美好時光。

「艾伯。」

艾依查庫喚著,艾伯李斯特抬頭看到艾依查庫的模樣後放下書本,「你這什麼樣子啊?過來。」

艾依查庫依言走向前坐到床邊,艾伯李斯特接過毛巾直接蓋上艾依查庫的頭,力道適中的擦著他的髮,艾依查庫過了好一陣子才小聲的開口:「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沒關係,有回來就好。」艾伯李斯特不帶起伏的嗓音回道,原本按照計畫艾依查庫應該要回到宴會上的,艾依查庫分不清艾伯李斯特的平淡嗓音是不是有著不滿的意味,他伸手抓住艾伯李斯特的衣角,艾伯李斯特因為他的舉動而停下動作,在燈光下顯得晦暗的雙眸注視著他。

艾伯李斯特接著擦拭的動作更輕了,其中參雜一些像是安撫的舉動,撫過頰側及暴露在空氣中的久遠傷處,最後吻上艾依查庫乾澀的雙唇,輕緩的力道帶著艾伯李斯特獨獨只給予艾依查庫的溫柔,艾依查庫傾身奪過主導權,溫柔輕磨轉為略帶強勢的掠奪,艾伯李斯特捧住艾依查庫的頭顱配合接納,細長的指穿過艾依查庫半乾的髮,與平常的乾燥觸感不同,濡濕的髮帶著柔滑的冷涼,艾依查庫的氣息無聲的包圍艾伯李斯特,以至於讓他幾乎無法順暢呼吸。

艾依查庫移到脖頸間細微舔舐,像是小狗討好的模樣,艾依查庫喉間傳出壓抑的低吟,向前使力抱住艾伯李斯特後就沒有動靜了,深埋在艾伯李斯特懷裡急促吐息。

「留下來。」艾伯李斯特環住艾依查庫,語句帶著命令而非疑問,避開艾依查庫身上的傷口撫著線條優美的後頸,艾依查庫因為他的碰觸一震,起身鬆開緊抱的力道。

『有回來就好。』

艾依查庫腦裡閃過艾伯李斯特輕描淡寫的話,他知道那不僅僅是表面上的涵義而已,回來就代表著他還活著,艾依查庫身邊的事物已經所剩無幾,艾伯李斯特同樣也是如此,他無法想像失去艾伯李斯特的景象,他衷心希冀艾伯李斯特也是如此。

即使艾伯李斯特總是命令艾依查庫去做可能有去無回的骯髒暗事。

「嗯。」

艾依查庫越過艾伯李斯特在旁邊躺下,指尖輕觸艾伯李斯特撐在床上的手,小心翼翼卻又渴望緊握。



艾伯李斯特猛然驚醒,微亮的天色讓他知道現在時間尚早,他維持昨天入睡的側躺姿勢,單手向前伸出,原本躺著艾依查庫的地方空無一物,僅留下失卻溫度的被單及躺臥後留下的淺淺凹痕,艾伯李斯特出神的看著自己伸向空盪的手,昨夜他沒漏看艾依查庫那一瞬間的矛盾神情,那一剎那兩人彷彿都明白了什麼,艾伯李斯特想起艾依查庫過去曾在同樣漆黑的夜裡失控脫序,眼裡彷彿被濃黑壟罩不復晶亮神采,嘴裏喃唸含糊的字句矛盾不清。

『艾伯,真的要這樣嗎?我不怕死,可是我還是好怕……』

艾伯李斯特知道艾依查庫害怕的不是死亡,他害怕的是孤身一人無所憑依,他記得那時他捧住艾依查庫的臉頰輕柔的給予過於沉重的吻,帶著他們都已經失去的純真微笑低聲回應。

如今孤身一人的艾伯李斯特緩緩收緊在清冷空氣中的指掌,彷彿他正緊緊握住艾依查庫的手,但與那溫暖截然不同的冰冷空氣在此時無情的刺痛掌心。

艾伯李斯特閉上眼,順著回憶悄聲開口。

『沒關係,我們一起。』



Fin.

2 Comments

阿毛  

『沒關係,我們一起』

這句...不要!!!!!!!!不要啊!!!!!
鳥肌了啊!!!!!Q口Q
阿泱的第一篇艾伊&艾伯文就這麼...嗚喔喔喔喔(痛哭

好痛!!!!!QAQ

2012/02/18 (Sat) 00:14 | EDIT | REPLY |   

阿泱  

我也想甜的啊可是一想到他們的故事就整個(yay)
來阿泱秀秀(抱(誰害的

艾依艾伯這兩隻不管正經還是灑甜都病病的啊(?)
歡樂向的艾依一定艾伯艾伯個..沒....完....好可愛(艸///(!

2012/02/18 (Sat) 10:19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