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UL)依賴(伯恩艾伯)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網頁遊戲Unlight衍生。
4.R卡有捏注意。
Catch擒人節活動點文首發!!!!
這篇點文獻給可愛的ㄇㄇ頹毛

***
依賴
(伯恩艾伯)



黑髮少年認真的提起木劍,深吸一口氣揮舞出腦中閃過的劍招,月光在他身上彷彿一併沾染隱隱透出的凌厲而清冷如冰,看似瘦小的身軀帶起的姿勢堪稱完美,但過於急躁的劍勢仍透露少年無從壓抑的年輕氣盛。

「艾伯李斯特。」

驀然響起的低沉嗓音驚得少年身軀一震,臉上伴隨著少見的茫然環顧四周,在月光照不到的深邃暗處看到連隊的前輩伯恩哈德,帶著一貫的淡然表情凝視艾伯李斯特略帶慌亂的動作,與那帶著爽朗笑容的胞弟不同,伯恩哈德總是帶著無一變化的沉鬱臉龐,使之看來難以親近交談,就連現在艾伯李斯特也不免感到一絲緊張,不僅僅是被抓到半夜偷溜出宿舍可能有的懲罰。

「動作再大一些,不要侷限在眼前。」

艾伯李斯特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伯恩哈德是針對他剛剛的演練做出簡短的評論,泛著疑惑的表情轉為認真思索的專注,沒有注意到伯恩哈德從原處移步走來,直到伯恩哈德輕咳一聲才把艾伯李斯特陷入運轉的思緒中拉回來。

「規定總是有它的意義在的,更何況你這樣晚上不好好睡覺怎麼應付白天的訓練?」

艾伯李斯特抬起頭,狀似要反駁卻沒有開口,金眸直視伯恩哈德探詢的目光,伯恩哈德並不是沒有看見少年的欲言又止,不過他沒有給艾伯李斯特難堪的躊躇,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細軟的黑髮,像是他弟弟弗雷特里西偶爾會對訓練生做的一樣,只是這動作因為他鮮少給予而顯得僵硬且突然,但艾伯李斯特在短暫的訝異後像是害羞的眨眨眼。

想必這樣表現超齡的優等生也鮮少被人這樣當孩子對待吧,自從踏入連隊之後。

曾經的依賴隨著過往災變一去無回。

「想要練習對招的話可以來找我,不要再偷溜出來了知道嗎?」

「是,伯恩哈德先生。」

艾伯李斯特朗聲應允後跑回宿舍,伯恩哈德注視著有些窘迫的腳步遠去,臉上冷硬的表情悄然鬆動。

*

「啊──今天好累啊!那些小毛頭還真是精力旺盛,我都快招架不住了。」弗雷特里西在伯恩哈德低頭檢閱報告的時候開門進房,嚷嚷得好累卻也沒疲憊的樣子,早已習慣的伯恩哈德連應聲都沒有,只是抬手換了一頁又繼續閱讀,弗雷特里西拉了把椅子在他旁邊坐下,歪著頭看著伯恩哈德緊皺的眉頭,「哥。」

「嗯?」

「我怎麼覺得艾伯李斯特的劍招有點你的影子啊?你到底做了什麼?」

伯恩哈德對於弟弟的疑問沒有任何反應,在旁人看起來像是質問的語氣沒有激起太大波瀾,伯恩哈德淡然的開口:「只是略為指點罷了,還比不上你教給他們的。」

「才怪,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你也站在後面一樣,你還想讓那小子超越別人多少啊?」弗雷特里西蓋住伯恩哈德正看著的文件迫使他抬頭,「這樣下去好嗎?」

伯恩哈德知道他指的是太過出色的人不是被欽慕就是被排擠,「沒什麼不好,如果他夠聰明會懂得收斂而不是引人注目,我擔心的反而是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嗎?」弗雷特里西難得的有些猶疑,艾依查庫跟隨在艾伯李斯特身後,太過奮不顧身以至於看不見艾伯李斯特並不樂見他的犧牲,需要的保護的還有艾依查庫自己。

「小孩子真是難懂。」弗雷特里西將臉埋在雙臂中,悶悶的說了這麼一句,伯恩哈德看著被弗雷特里西弄亂的紙張,有些失神。

當初在一片狼藉中驚惶失措的孩子,彷彿已經隨著他們的故鄉佛雷斯特希爾一起崩解遠去,只留下眼底隱藏的算計跟不復純真的面容,在殘酷的環境中任誰都會改變,就算他們有著與自己相似的際遇,伯恩哈德也不會給予多餘的同情,就如同他當初所回答的,最後的選擇還是在這些孩子身上而不是別人。

可是當他看到艾伯李斯特過於倔強的表情還是不免的感到茫然,不知道這些無法從過去的陰影擺脫的孩子所表現出來的獨立究竟是進步還是悲哀。

「我看你不是很會應付小孩子嗎?」伯恩哈德索性不工作了,靠上椅背將指尖抵著頰側,饒有興致的看著弗雷特里西因為他的話而孩子氣的扮起鬼臉。

「嘖嘖,最會應付的是你吧,我都帶那個優等生這麼久了他還是那副冷冷的模樣,你一出手就讓他佩服的連聽到你的名字眼睛都亮起來。」

「別跟我說你吃醋了。」

「哪會啊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等等哥你在開玩笑嗎?」弗雷特里西瞪大眼睛,隨即拍著伯恩哈德的肩大笑起來,力道有些不知收斂但這就是弗雷特里西習慣給予他人的熱情。

伯恩哈德穩住略微傾斜的身子看著弗雷特里西的笑臉,或許他們因為經歷太多所以想得太遠了,就算是發生了那樣的事他們不也都這樣熬過來了,那些孩子沒有理由因為那些就此消沉提振不起。

「哥你在笑嗎?多笑一點啦每次都那個臉我看的都全身僵硬,喂不要不理我啦!」

*

伯恩哈德擰起眉頭看著艾依查庫苦惱的臉,在告知自己是前來探看艾伯李斯特的狀況後,那張小臉憂心忡忡的回頭看了房內一眼,伯恩哈德拍拍艾依查庫的肩聊表安慰,隨即提步走進房間。

艾伯李斯特發燒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伯恩哈德並沒有太意外,他早就注意到艾伯李斯特過於逼迫自己,練習比別人多休息卻比別人少,因病倒下是遲早的事情,上次的撞見他在夜裡練習只是一小部分,恐怕就連艾依查庫也沒注意到這份著急,他不是沒有勸過艾伯李斯特,不過艾伯李斯特在某些地方意外的固執,幾番重複叨念後伯恩哈德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直到現在。

原本是想著說再多也沒用,不如讓他自己記取教訓,但在聽聞艾伯李斯特病倒後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希望如此。

伯恩哈德看到那因為過高體溫而潮紅的臉蛋不如平日白皙,他伸出手探了探艾伯李斯特額頭的溫度,還有點燒但不至於滾燙,指尖順勢拂過額前髮絲,像是要舒緩他的不適般輕輕的按壓髮際,照顧小孩子他並不陌生,陌生的是艾伯李斯特有別於平時的脆弱,那讓伯恩哈德意識到艾伯李斯特比起他表現出來的更需要依靠。

「伯恩哈德先生……?」

伯恩哈德對上艾伯李斯特睜開的朦朧雙眼,虛弱的聲音若不仔細聽可能還聽不太見,「再睡一下,艾依查庫幫你請假了,不用擔心。」伯恩哈德仔細的交代,後來才意識到此時的艾伯李斯特根本不會注意到這麼多。

「我先走了,之後再來看你的狀況,等你病好了我再跟你討論練習的事情。」伯恩哈德起身收拾東西後便要離開,同時也聽到布料摩擦的聲響,在他意識到是艾伯李斯特離開床鋪時就被無法控制的力道撞上,艾伯李斯特像是在撒嬌一般緊抱著他不放,那力氣就是從哪兒來的他不得而知,他猶疑了一下便伸出手輕輕按著艾伯李斯特的頭。

「回去休息,之前你聽不進去就算了,現在不准跟我討價還價。」

埋在他懷中的頭顱沒有做出回應,伯恩哈德便自顧自的繼續講了下去:「進步是件好事,但是你要考量到自己的能力,不是努力就能得到收穫的。」

「你還是個孩子,依賴不是壞事。」

就在伯恩哈德認為艾伯李斯特又不想回答的時候傳來悶悶的回應,「可是我不想被當作小孩子。」

伯恩哈德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難得任性的發言,只是不著痕跡的輕嘆了口氣,撫著艾伯李斯特的頭,「……至少在我面前可以不必這麼像個大人,艾伯。」

話語剛落伯恩哈德就感到環著自己的手臂一緊,傳來些許的顫抖,他拉開他的臂膀蹲了下來把人抱起走回床鋪,在要離開的時候衣角被悄悄抓住,伯恩哈德微微一愣便又在床邊坐了下來,有些好笑的看著艾伯李斯特欲言又止的臉,俯身在他額前落下輕柔的一吻。

「我會在你身邊的,睡吧。」



弗雷特里西走進房裡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伯恩哈德趴伏在床邊,背脊隨著呼吸輕微起伏,厚實的手掌牢牢握著另一隻更小的手。

「難怪都找不到人,原來在這裡睡大覺。」弗雷特里西無奈的扶著額,這本來是他哥哥的招牌動作沒想到如今他也有忍不住扶額的一天,注視著這幅堪稱溫馨的畫面一眼,輕輕笑著又退出房間。

就給他們一點時間吧,他已經太久沒看到伯恩哈德那樣放鬆的表情了。



Fin.

2 Comments

伯恩艾伯廚的毛毛  

想到艾伯只會跟伯恩撒嬌俺的毛囊都死光了。
〔不講話的沉默哥哥被艾伯晶晶眼注視著多麼困擾的可愛〕
俺實在不能同意更多了
伯恩艾伯真的是萌神x神萌的配對啊……凹嗚(心痛)
長襪真的敲口i(等等)

2012/03/17 (Sat) 22:47 | EDIT | REPLY |   

阿泱  

Re: 沒有輸入標題


XDDDD艾伯→伯恩不斷追逐的感覺神可愛(???

2012/03/17 (Sat) 23:08 | EDIT | REPLY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