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文像插秧

ARTICLE PAGE

(隱王)消失之人 (無CP)

1.本故事為虛構,和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2.本篇為隱王衍生。
***
消失之人
(無CP)



*六条壬晴

──不要碰我。

這句話不知道已經聽過了幾次,從最初的驚訝到最後的習以為常,中間究竟經過多少的調適六条壬晴自己也不太記得了,或許也只有短暫的時間吧,每每看到他強忍不適卻仍故作堅強的模樣,就讓人心臟深處隱隱抽痛,忍不住就想要幫他一把,或許他們真的如旁人所說的連朋友都不像,那這份默默將兩人牽繫起來的情感又是什麼呢?

他對他付出了過多的關心,以至於讓他走出了漠不關心的世界,換作是別人也會這麼做的吧?在看過那樣的表情之後,誰都會緊緊抓住他的手,彷彿大浪中不堪一擊的扁舟,卻也是唯一能做的依靠。

答應他說要完成他唯一的願望,又何嘗不是自己的違心之論?

我好想見你,□□。

*雪見和彥

他一直很不會應付小孩子。

所以可想而知當他被首領硬塞了一個小子照顧時有多不爽,尤其這小子還一聲不吭的完全溝通困難,經歷無數次的嘗試後,他們之間的僵局才被小子不正常的身體變化給打破,托了妹妹的幫忙才真正的開始了「照顧」的歷程,就算他雪見和彥有多麼不會應付那沉默的嬌小身影,照顧久了也知道怎麼跟這小子相處,甚至不用說話就能知道這小子究竟需要什麼。

總是一個人縮在角落、悶不吭聲、無聲無息的就出門消失好幾天,彷彿把他人當空氣一樣的我行我素。

後來他才知道那個小子是把自己當作空氣而非他人。

雪見和彥跪坐在地,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緊揪著自己左袖悶哼忍耐強烈的痛楚,無法克制的冷汗滑下臉龐浸濕衣領,忍著不讓自己輕易的出聲似乎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即使現在除了他自己外別無他人,他想起六条壬晴那彷彿在追尋什麼的眼神,複雜的光影在那瞳中交錯繾綣,彷彿迷失了方向,而他所追尋的終究是一場空泛,由他一手造成的、在所有人心口劃開的一道空虛。

六条壬晴在他面前崩潰痛哭時,彷彿有股不容錯認的空虛隨著那淚水奔竄而出,將四周染成同樣的透鬱,將他也一起籠罩其中,沒有說出口的情緒化為一去輕描淡寫的話語,沒有人知道這句話背後真正的涵義究竟為何。

那份空虛就像是他空盪的衣袖那樣,空無一物卻又真實的痛徹心扉。

也許不只是寂寞吧。



Fin.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